武汉,九省通衢,三镇两水系,交通是其奔流不息的大动脉。

2019年年底,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席卷江城。此后,武汉市公交、地铁相继停运,私家车“禁行”。1月23日凌晨,武汉宣布“封城”,这座华中重镇从喧嚣陡然沉寂,曾经拥堵的道路,为“有时跑五公里还看不到一辆车”的场景所替代,仿佛“跟做梦一样”。

“禁行”之下,首汽约车、滴滴、T3出行等出行公司召集“社区保障车队”,交由相关部门和社区居委会统一调度。活跃在武汉街头,这些志愿者在“疫情”之下逆行,仿佛移动的“堡垒”,在社区、医院等场所组成的矩阵中穿越,维系社区运转、免费接送病患。

正是这些清晰的马达声,集合成社区与外界交往的新动脉,成为武汉“封城之下”独特的一丝人间烟火。

“第一位乘客一上车就送了我一筐橘子”

王师傅 男 首汽约车社区保障车队

2020年是我从事网约车工作的第三个年头,在1月初的时候,虽然有了一些不明肺炎的病例,不过武汉人基本没有太在乎,所以我也一直在坚持出车。直到大年二十九(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大家才感觉到事态严重,都戴上了口罩。

封城的那一天,武汉的网约车也暂停运营,减少交叉感染的风险,我就不再出车了。不过大年初二(1月26日)的时候,首汽约车给大家发消息,说武汉需要司机服务社区出行和医护人员上下班,希望有部分司机出来做志愿者,保障日常出行。

由于家里有老人和小孩,前几天我有些犹豫,家里人也反对,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响应。实际上,疫情爆发后,武汉居民出行少了,连团年饭都没有吃了,我几个亲戚在武汉都没有走动,拜年也是通过电话问候。

但是过了几天,首汽约车继续号召志愿者司机,现在街面上车不多,但用车需求量很大。我想了想,就跟家人做通了工作,现在全国那么多人在支援武汉,武汉的司机也不能掉链子啊,群策群力才是最重要的。

家人同意后,我立刻向首汽申请了出车,2月1号正式开始做社区保障服务。在出车之前,公司发了防护服、口罩、消毒水,快速培训了一些防护事项。

2月1号,做志愿服务的第一位乘客,一上车就送了我一筐橘子,说感谢车队解决了燃眉之急。这件事让我蛮感动的,把图片发到司机群里,大家也都在点赞。说白了,乘客能够认可我们的服务,那我们出车就很有价值了。

跑了这几天,我观察到社区出行需求基本是买菜和感冒就医的人比较多。被分配到社区的司机会24小时值守,手机保持畅通,根据社区归拢的信息进行服务,有些时候会忙到凌晨一两点。现在出车,虽然道路畅通不堵车了,不过防疫压力还是有点大,做好自身防护的同时,也要提醒乘客做好个人防护。

为避免影响家人的安全,公司给我们安排了酒店,每天晚上下班后,至少要花半个小时做消毒工作,主要是整车消毒、通风比较耗时间。

整体来看,虽然已经有很多志愿者司机在做社区保障,但车辆缺口还是大。另外,有些司机出车也遇到过不顺利的情况,尤其是在武汉的边远社区,为了防控疫情需要,一些地方进行了交通管制,司机跑起来不怎么顺畅,服务不能到位。

不过跟一些司机同事聊天的时候,大家都没有退缩的念头,既然开始了,就要有始有终,在疫情结束之前会一直做好社区出行保障。

通过这段特殊的经历,我感觉还是医护工作者更累,他们才是冲锋在第一线的。现在武汉封城的效果已经慢慢体现出来了,相信不久以后,武汉会重新热闹起来的。

“她下车啥都没说,就往后排放了一打口罩”

李捷 37岁 男 滴滴社区保障车队

我是武汉人,大年初二(1月26日)加入滴滴社区保障车队,起因是我们籽言公司的领导在群里发的招募消息。公司有30人加入车队,差不多占到一半。很多师傅非常想加入,报了名但没有通过,毕竟救援物资有限。

李捷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我在12月份就听到一些消息,没有得到证实。疫情爆发之后,爸妈和我们集中住在一起,方便照顾老人小孩,粮食也稍微充足些。武汉市民还是挺积极响应号召的,坚持不出门,外面也没有很恐慌的状况。

家人知道我加入车队后,也有所顾忌。我跟他们说,我不是雷锋,也不是英雄,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武汉市民。全国各地的医护人员都赶到武汉来支援,我又有什么理由不为家乡做点分内之事。

我一开始服务梅苑社区,现在是杨春湖社区,靠近武汉站。居民向社区打电话要求用车,社区再根据具体情况,派单给我们,主要运送蔬菜、药品等物资,也会运送一些老人去换药。

1月28日,我在梅苑社区接到一单。约好1点半,最后,我多等了差不多半小时,才接到董师傅。看到他时,他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在路上,我们攀谈起来,原来他是糖尿病患者,脚部受伤后,恢复不了,原本该三天换药,拖了八天,伤口严重感染,拄着双拐,几乎无法行走。我把他搀进梨园医院个把小时后,一位负责人跟我说,梨园医院已被征用,不能为外伤患者处理伤口,需要30号去厚德康医院换药,那天就算白跑了。

到了30号早上9点钟,我直接跑上了6楼,去敲董师傅的门,把他扶下来。董师傅很感激,从家里拿出一条烟塞给我,我硬是没要。说实话,我作为一名志愿者,为你们服务,我感到骄傲。

包括今天(2月3日),我已经调到杨春湖社区,董师傅还跟我打电话希望我送他去换药,我说实在抱歉,只能让社区给您安排另一位师傅换药了。

前段时间,一位师傅送一位护士去医院。护士就问,您戴一层口罩安全吗?那位师傅说,我们毕竟资源有限,还有很长的仗要打,不能浪费这些资源,因为您才是一线工作者。护士听了很感动,下车时,啥都没说,就往后排座放了一打口罩。你想想,这些护士医生,比我们更需要这些防护装备,毕竟他们和患者零距离接触。

现在跟你聊这些,我鼻子都是酸酸的。我一个七尺男儿,确实会被这些东西所感动。

“2020年最大愿望就是疫情过去,大家活着一起吃顿火锅”

杜川 39岁 男 滴滴社区保障车队

我住在汉口,离华南海鲜市场直线距离大概只有五公里。最早的时候,我们有同学在群里分享了一个穿着白色防护服的人在华南消毒的信息,当时,我们觉得可能类似于禽流感。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武汉人,我真的不知道里面卖野味,说实话,武汉人对野味不是很感冒。

杜川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后来,孩子学校出现大面积发烧、咳嗽的症状,学校就提前三天到1月15日就放假了。那时候真不知道有肺炎,只知道可能有流感。

孩子放假后,我感觉到武汉市区这边整体健康状况不乐观,就把家人全送到黄陂老家,一个人准备在武汉再跑几天滴滴,结果等来了“封城”。

“封城”前,接的最后一单是一位医生。他说,封城之后,医护人员的出行非常不方便。我听到之后很有感触,因为当时疫情已经爆发了,他们医护人员在一线工作,根本没办法回家,所有公共交通都断了,私家车也不让上路。我就想能够把这些医护人员送到岗位,就是我最大的愿望了。

1月26日看到公司发通知,我就报名参加了社区保障队。家人一开始确实很反对,希望我能回去。我说,封城了,我也回不去,不如尽一点自己的力量。在封城前,因为担心农村物资保障没有市区好,我买了点水果、鸡蛋回去过一次,我没进门,把东西放门口说了两句话就走了。这么一想,现在心里也挺难受的。

我是车队队长,车队算我在内一共六位师傅,服务洪山区和平街徐东社区居委会,下面分属有五个小区。这些老小区原住民、老人比较多,对于社区保障车辆的需求量是最大的。

我们听从社区调度,社区压力非常大,我们六辆车加上社区服务人员,20人不到,要服务16000人。工作人员会把所有居民的需求逐一筛选把关,在确定比较安全的情况下,再把这些需求派给我们司机。早上一般社区会安排解决一些重症病人做透析或者医护人员的上班问题,大概隔两天就到街道领收物资。基本上每天跑八九趟,多的时候十一二趟。

我们每次给隔离在家的居民送菜的时候,都能看到他们那种很渴望的一种眼神,但又不能跟他们有过多的交流。他们主要是生活不便、家里又没有年轻人,或者有发热症状。

我现在一般晚上8点左右会跟孩子视频通话,那时候才能够稍微闲下来。车队里有三位师傅跟我一样,都是一个人留在武汉,也很孤独,在家里做饭的时候,大家就会在群里聊一聊家长里短和看到的一些举措。

现在最大的难度就在于吃,早餐、午餐一般吃方便面。整个洪山区没几家餐厅开门,前几天开了一家,这几天再去买的时候,如果稍微晚一点,就卖完了。附近的早班车队基本上都在那边吃早饭。汉口那边更别谈了,疫情比武昌严重,所以基本上没有一家开门。

现在街上真的没有什么人。武汉两江三镇,基本上每一个过江通道,主要干道的咽喉部位,都有民警设卡排查。

虽然疫情数字每天在增多,但我们六位师傅,谁也没想到过打退堂鼓,真的。2020年最大的愿望就是疫情过去后,大家活着一起吃个火锅,喝个酒,把今年过年没吃到的好东西吃回来,真是这样的。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